●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NEWS

监管层多维度加固金融风险防线

近期,全方位强化金融风险防控的政策信号不断释放。《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央行、银保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正密集筹划,针对资产质量劣变、新一轮资产泡沫等潜在风险,研究更多防控举措,将加大不良资产、高风险影子银行等重点领域的处置力度。地方层面,多地召开专题会议,针对金融领域放贷等主要风险点部署专项整治。同时,监管部门正加快补齐金融风险处置的制度短板,健全金融机构法人治理、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等改革措施将陆续推出。

监管部门密集谋划储备“弹药”

面对疫情给金融防风险带来的新挑战,金融监管部门正密集谋划,为进一步加强金融风险防控储备“弹药”。

根据银保监会最新数据,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74万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124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4%,较上季度末增加0.03个百分点。此外,根据36家A股上市银行披露的业绩情况,上半年共有18家银行不良贷款率出现上升。

“当前,经济尚未全面恢复,疫情仍有较大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金融风险也存在一定时滞,预计有相当规模贷款的风险会延后暴露,未来不良上升压力较大。对此,我们密切关注,提早谋划,积极应对。”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表示。

同时,在资金面宽松背景下,企业、居民、政府的债务问题也引发监管部门高度关注。郭树清指出,利率下行一致性预期强化后,有可能助长杠杆交易和投机行为,催生新一轮资产泡沫。信用较差的借款人可能借延期还款等优惠政策恶意逃废债务,结构复杂的高风险影子银行也容易卷土重来。

地方层面也在加紧部署,加强重点风险防控。例如,江西省金融监管局局长韦秀长近日在开展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督查调研时表示,要强化对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的打击处置力度,持续推进高风险地方法人机构风险化解。浙江嘉兴市金融办近日召开重大金融风险防范处置专项工作推进会,部署专项整治行动。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当前我国金融领域风险整体可控,但仍需警惕重点领域金融风险的累积。其中,部分中小金融机构风险明显增大,处于持续暴露过程中。在宏观经济环境面临不确定性以及宏观杠杆率上升的背景下,企业信用风险可能攀升。此外,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也需高度重视。

重点风险领域处置力度将加大

为防控资产质量劣变、新一轮资产泡沫等潜在风险,下一步,不良资产、高风险影子银行等重点风险领域处置力度将加大。

记者了解到,针对信贷资产质量问题,相关部门将引导机构通过提前加大拨备计提等,尽最大可能提早处置不良资产。同时,将疏通不良资产处置的政策堵点。在充分揭示风险前提下,研究分阶段下调拨备覆盖率的监管要求,释放资源全部用于处置不良。

机构层面也已为更多不良资产化解做好准备。在近日举行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行、农行等多家银行均表示,下半年将充分运用批量处置、债转股、债务重组等各种手段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资管公司下半年也将大力拓展业务,积极参与中小银行等机构不良资产收购。例如,中国长城下半年计划出资800亿元收购金融及非金融类不良资产。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规模和比率虽然走高,但相对于中国目前的经济总量、银行业规模以及金融体系的风险处置能力而言,仍可控可防,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可以实现对银行业不良风险的逐步化解。”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记者还了解到,为防范高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反弹回潮,相关部门将对高风险业务保持高压态势。其中,将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持续整治互联网金融风险,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活动。

监管部门还将精准有效施策,及时处置不同类型机构风险。实际上,“精准拆弹”重点领域风险一直是金融风险防控工作的重点。例如,银保监会日前对天安财险、新华信托等六家保险、信托机构实施接管。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托管组将坚持分类施策,根据每家公司的不同风险,采取不同的化解方式,坚持守住底线,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加快补齐风险处置制度短板

在有序处置重点领域突出风险的同时,监管部门将加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制度建设,补足监管制度短板。

近期,一系列旨在强化风险防控的政策相继落地。例如,银保监会近日印发《健全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将深入整治股权与关联交易乱象视为工作重点,进一步整治资本质量不实、股权关系不清、股东行为不当等突出问题。“中小银行风险背后的根源在于公司治理失灵,以及与之相关的金融腐败和违法犯罪。应从关键点入手,探索建立规范有效的中小银行公司治理机制。”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周学东近日撰文表示。

此前,银保监会等多部门联合印发了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全面部署推进城商行、农信社改革和风险化解工作,多途径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下一步,更多防风险补短板政策措施将推出,包括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抓紧研究提出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对于名单内的金融机构,组织制定恢复与处置计划,并建立高效的问题机构风险处置机制,以进一步实现对风险机构的精准施策。

“金融和实体经济共生共荣。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和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郭树清表示,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既要进一步提升金融服务质效,推动经济发展尽快步入正常轨道,也要“分类施策、精准拆弹”,有序处置重点领域突出风险,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